5月4日,一名年轻男子在K435次列车上,被陌生人持刀杀害。消息迅速引发关注。目前,警方称凶手已被控制。但是还没有发出官方通报披露当时的情况以及案由。

发生这样的凶案,首先必须追究的,必然是是穷凶极恶的凶手,他必须为其夺取无辜者生命,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付出代价。但铁路方也不能忽视了自身的安全保障义务,同时也是安检人员的失职。

就在公众聚焦刀具何以安然经过安检的时候,知名媒体人胡锡进发文质问当时在场的男乘客为什么没有参与制止歹徒。并认为这也需要调查。

看到这番言论,有位网友评论:万一参与援助受伤找谁赔?

胡锡进:呸,胆小鬼,也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这个问题。如果我没那样干,我会羞愧,觉得自己愧为男人。

看看,一副仿佛自己已经挽救了惨剧,觉得在座的都是懦夫,而自己完全不怕死的圣人模样,多么虚伪。

首先根据目击者提供的信息可以知道:

害者可能极力反抗了,但事实上已失去了反抗能力,并未能抢夺下凶器。

有人大喊住手试图阻止继续行凶,被凶手持刀追逐。认怂后,凶手才才放弃继续追他。

凶手回到被害人身旁又补了几刀,未继续伤害其他乘客。在乘警拿着防爆盾牌和防爆叉围住后束手就擒。

说明现场是有人制止的,而并不是像他说的没人阻止,只是凶手太过残忍,出声制止就被凶手持刀追逐。如果不是认怂,恐怕又多了一个受害者。难道这个时候还要进行胡所说的冲上去抱住凶手吗?

你可以要求自己怎么样,因为安全和生命是你自己的,但是你不能要求别人冒着流血或生命的危险去支持你所说的道义和道理。

固然见义勇为值得我们所有人的掌声,也是一种伟大的高尚品德。但你所质问的乘客,面对拿刀的歹徒,没有上去肉搏,抱紧自己将头低了下去也没有错,这是人面对未知的危险本能的惧怕,为什么要被你质问和苛责?看见危险情况躲得远远的,这有什么问题?大多数人能保护自己就够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当中部分人有没有在心里默默的想过自己要不要冲上去,冲上去的胜算有几分,旁边的人会一起上吗,如果自己受伤了或被捅了家里人会理解吗?如果能阻止你以为是他们不想吗?只是超出了大部分普通人可以控制的范围使他们不敢而已。一些人或许目睹了一条生命死在眼前甚至心理还会受到创伤,当然会觉得羞愧自责,但是他们有什么错?让他们心理受自责的是他们内心对于帮不上忙的无力感,而不是由一个不在现场的人自以为是的带头谴责。

网上怎么说都简单,嘴一张就说了,真到现实里呢?可能很多人现实中都没遇到过那些极端事件,见义勇为或者明哲保身都只是想象。只有到了那种情境下,或许才能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勇气。可能一些嘴上说着我会上的人退后了,也可能那些说着会明哲保身的人冲上去了。

没有见义勇为,并不代表“胆小”。只是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各自有各自的考量。也不要把这四个字架在道德制高点绑架他人。

胡锡进不仅道德绑架和转移责任有一手,连偷换概念也玩的很溜。不愧是语言工作者!网友只是针对该事件进行说明没有上去制止的原因是因为情况太凶险,不能上前制止。而他就以自己的逻辑盘出了大家不敢贸然出手搭救就是大家在宣扬自保主义,就是见死不救就是加害者。把问题最后怪罪到普通乘客身上,怪在所谓的自保主义上,可能对于胡锡进这类人来说,或许敲键盘比制服凶手容易太多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大众应该质疑的应该是刀怎么带上车的,而不是指责为什么没人一起冲上去搏斗,人家手里拿着刀,让路人去肉搏,怎么博的过?普通人没能力、没经验、没武器制服歹徒,真制服可能有更大伤亡 ​,见义勇为也要量力而行。见义勇为是美德,不是道德绑架别人的工具。明哲保身也是因为有生活有家人,没有人有义务一定要承担这样的风险,必须要去帮助别人。